国际工业设计的发展趋势

2010-12-1 18: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272| 评论: 0|原作者: 刘观庆

摘要: (本文是2006年7月在宁波工业设计培训班上的讲稿,未公开发表,今在博客上贴出,供参考。由于时隔4年,数据偏旧,留些遗憾。) 全球设计高低错落,色彩缤纷。一个新的格局正在形成。 总体上看,设计正在向更高度、 ...

(本文是2006年7月在宁波工业设计培训班上的讲稿,未公开发表,今在博客上贴出,供参考。由于时隔4年,数据偏旧,留些遗憾。)

 

    全球设计高低错落,色彩缤纷。一个新的格局正在形成。

    总体上看,设计正在向更高度、更成熟、更整合的方向发展。

    下面分别从日本、韩国、欧美的设计动向探讨有哪些变化,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变化,对我们有怎样的启示。

       

日本——关注社会趋势,重视持续发展,理念日益成熟化

    日本的工业设计是在五六十年代发展起来的。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很大部分归功于日本产业设计的振兴。

    日本工业设计是由政府扶植、政府引导的,在通产省下面设置日本产业设计振兴会主管工业设计,形成国家推进体系。企业有很强的设计意识,重点抓设计和新产品开发,以通过设计产生高附加值的产品,提高国民的生活水准,并增强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对日本来说,设计是鼓舞人心的,通过设计,可以弘扬国家文明,振兴民族经济。日本在投入设计开发的资金上占国民生产总值比例达到2.8%,居世界首位。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日本的优秀设计奖评选制度即G标志评选制度。

为了给日本工业发展提供刺激,防止模仿,推动原创设计,日本通商产业省在1957年确定给优秀设计产品授予优秀设计奖(G-mark奖),以求输出贸易的健全发展。该奖项由财团法人日本产业设计振兴会具体实施。
  G标志评选制度的目的:在开始阶段,是通过评选,向大众推荐设计优秀的产品,加深与生产流通有关的人员与消费者对设计的关心和理解。同时,有利于提高产品的设计水平,从而改善国民生活质量,并有助于工业知识的集约化,有助于提高出口产品的质量,使其高品质化,取得高附加值。虽然50年来不断有所发展,但是促进生活和产业两方面共同发展的宗旨没有变化。而侧重点更加倾向使生活更加丰裕,希望以优秀设计为蓝本来修正产业活动的轨道。
  G标志评选对象:开始时是对生活用品、公共事务用品进行评选。发展到现在,基于原则上所有的生活领域、所有的产业领域设计都是必要的,因此规定所有的事物都可以作为审查对象。具体分为4个领域:商品设计、建筑环境设计、传达设计、新领域设计。

  G标志评选标准:原来规定外观、功能、品质、安全和其他(产量、价格)等五个方面。现在规定优秀设计的基本要素是:美的、诚实的、独创的、功能与性能好的、使用方便和亲切的、安全的、与使用环境协调的、符合生活者需求的、价格与价值相符的、有魅力的。此外,又对特别优秀的设计、开拓未来的设计分别从设计、生活、产业、社会等四个方面提出了若干标准。对大奖、金奖、特别奖等也有特殊的规定。
  G标志制度设立50年以来,已选出30000件优秀设计商品。随着经济发展和消费市场需求的改变,先后几次进行了修改和调整。现在的审查分为4个部门、16个小组进行,经过一次审查(书面审查)、二次审查(实物审查),评选出获奖产品,再从获奖产品中通过终审投票评选出优秀设计大奖、金奖、主题奖、中小企业厅长官奖等奖项。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反映设计理念、设计政策而不断推出的一些主题奖、特别奖,如为了环境可持续发展而授予的“生态设计奖”,针对老龄化社会的来临,对那些为所有行为不方便的人们设计的便利产品授予“通用设计奖”,针对产品生命周期不断缩短这一现象,对那些长期受到消费者喜爱、并能不断更新其设计样式与品质的产品,授予“持久畅销优秀设计奖”。还有界面设计奖、建筑、环境设计奖、传达设计奖、新领域设计奖,针对亚洲地区的地域产品也专门设置了“亚洲设计选”奖项。

    G标志制度曾经以适应其创立时的时代要求和以外形设计为主流予以推广,但发展到今天,它在价值观上已逐步从要求完美的外观设计,发展到对评选对象所内涵的社会意义,特别是评选对象与社会之间和谐关系的重视。2004年的设计大奖第一次授予传达设计部门,是NHK的两组儿童教育节目“哆来咪TV”和“日本话游戏”,反映了设计内涵向社会性的延伸。设计金奖授予“蓝色玫瑰”,是利用生物工程技术研制的植物新品种,这也预示了对技术开发新产品作为设计内涵的动向。2005年的设计大奖授予了治疗胰岛素的注射用针,这是世界上最细的针尖,大大减轻了胰岛素病人自己注射时的痛苦。这是通过技术研发使顾客需求从不可能变成可能的极好例子。

    优秀设计评选的发展反映了日本设计逐步走向成熟的过程。日本的工业设计是在八十年代形成高潮的。当时,随着科技水平日益提高,日本进入所谓“后工业化社会”,企业朝知识密集型和网络经营型发展,提出“商品的价值=信息的价值”。企业充分利用工业设计推出新产品,占领和扩展市场,设计成为企业竞争的法宝。设计领域符号学特别是产品语义学研究十分盛行,通过产品形式语言可以传达企业希望向顾客传递的信息。1989年世界设计会议和设计博览会在名古屋召开,更是进一步扩大了日本设计师的视野,扩大了日本设计对世界的影响。那段时期,我正好作为访问学者在日本留学,目睹了日本设计界的盛况。

    但是,九十年代后,日本的泡沫经济崩溃,企业大量裁员,商品价格大幅下跌。设计由热变冷,进入了反思期。1993年日本通产省发表了“时代的变化对设计政策的影响”一文,表明了政府在这个非常时期对设计的重视和修正。当时日本社会形成了两大新的特点:高度信息化和高龄化,都对设计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当时的冷静思考,实际上不能看作衰退,是对设计本质的进一步理解,是成熟化的过程。基于信息技术的发展,计算机应用(CAD)在日本设计界开始普及。“绿色设计”、“无障碍设计”、“通用设计”(UNIVERSAL  DESIGN)等国际上流行的概念相继在日本得到推广运用。设计思想和设计理念更加先进,设计管理渐趋成熟,设计成果十分丰富。日本设计师确立了将日本建设成“循环型社会”的目标。

    我在2001、2005年两次访问日本,对于日本设计界在设计理念上的成熟思考印象极深。在大阪设计中心见到了常设的生态设计展和主要针对老年人的通用设计展,其内容之丰富使人目不暇接。很明显,日本设计已经从对物的关注转向了对人的关注、对人的生活和情感的关注,转向了对人类生存环境的关注。在松下设计中心的参观,使人感到日本在核心技术的研究方面没有放松,远远走在前面,像未来可视通信系统等前瞻性的技术开发和产品设计已经有了很好的储备。

 

韩国——政府重金支持,企业全力以赴,韩流掀起冲击波

    韩国设计振兴是韩国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

    韩国政府非常重视发展设计事业,在产业资源部下设立了设计品牌科。设计品牌科负责起草设计政策并推动设计振兴法案。为了推动韩国整体的设计意识和能力,专门设置了接受政府预算的韩国设计振兴院作为其下属的官方机构。
  设计振兴院的发展经过了30多年时间。70年代成立时叫设计包装中心,1991年改名韩国工业设计和包装院,1997年改为工业设计振兴院,2001年改为韩国设计振兴院。从这些改名的过程中,可以看出韩国政府对设计认识的变化:从最初的包装、外观的层面,到后来理解到设计对整体经济和产业所产生的全面影响。

    韩国设计振兴院提供咨询、分析,帮助韩国的中小企业提升产品竞争力,鼓舞企业生产“设计导向”的产品,并且通过推广活动提高韩国民众对设计的总体认识。为了建立设计的“上层建筑”,韩国设计振兴院致力完善国家的设计基础设施,它建立了一个数据库,为提供设计信息交流提供基础的平台。同时针对在职设计师和新人提供教育训练。目前为止,它大约有20个短、中.长期的培训课程。从1998到2005年间,共有9350人参加了韩国设计振兴院的培训活动,今年这个数目将突破一万。更为全面的是,为了确立21世纪韩国设计在国际上的地位,设计振兴院还广泛开展国际间交流合作。2004年曾在北京中华世纪坛举办韩国设计展,占地3000多平米,参展商64家,吸引了6万人次参观。今年韩国政府准备在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展览,占地6200平米,参展商将达到106家。

    在韩国的产官学界中,对于设计在商业中的地位已有较为广泛的共识。韩国政府在1993到1997之间,全面实施了工业设计振兴计划,这段期间内韩国本土设计师和设计公司呈现爆炸式的增长,5年内设计专业的毕业生增长了一倍之多,也促使中小企业对设计方面加大了投资力度。当时每家企业平均拥有4.24个编内的设计人员,全国一共有10万名设计师。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韩国企业面临了战略转型的需求。企业必须在设计的质而不是在量上有所提升。因此韩国政府又在1998年到2002年间第二次全面推动工业设计振兴计划。这次计划促进了设计师的创新能力以及韩国设计的质量进一步提升。在这段期间内,设计专业的毕业生人数增长了25%。2003年,韩国政府进一步发现了设计因素在提高国家竞争力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多么地重要,于是立即着手进行推动第三次工业设计振兴计划。这次是2003年到2007年的五年计划,目的是把设计概念融入韩国各个系统、体制当中,想把韩国建设成一个东亚的工业中心。

    韩国在设计教育方面的投入相当大,每年相关设计专业毕业生达到37000人。目前,韩国设计人才占全体就业人口的4.89%。政府希望能够使学校和工业界结对,政府向学校提供了很多研究资金,使他们能够利用各自的优势。据韩国科学技术大学工业设计系主任李教授说,他们有一个BK21——将韩国带到二十一世纪这个项目,选择了一些非常好的设计学校,在五年里,将向这些学校投资1300万美元。

    韩国的企业如三星、LG、现代等都拥有规模大、管理健全、创新能力强的工业设计部门。最近几年,我连续两次访问过三星、LG的设计部门,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三星除了在总部有规模庞大的设计部门外,在国外如上海、伦敦、米兰、旧金山、洛杉矶有派出的设计机构。三星在很多国际级的设计大赛中都得过大奖。三星与日本的索尼在设计上是旗鼓相当的,在经营上三星更要高出一筹。据统计,两家在产值上近似,而盈利方面,三星是索尼的三倍。三星设计部门在设计研究的投入方面是显而易见的。三星公司设计中心副总裁Kook Hyun Chung博士指出,三星通过结合他们在化学和电子领域的技术力量进行重组,用新的民族的以及人类学和心理学的行为实践使自己更接近消费者的需求和需要。与消费者如此接近,以至于可以开始与消费者一起合作创新。他们将和消费者一起创造更好的东西,而不是为了自己创造。

    LG的设计部门近几年发展很快,2001年我访问LG时,设计部门有212人,2004年已达到400人。占了LG办公大楼的四层楼面。LG的设计目标可以用CIPD来解读,即经产品设计来塑造企业形象。具体来说,是追求“用户第一的设计”。他们将用户的英文User拆解成U(用户友好)、S(可靠性)、E(表现性)、R(生活方式),解说其设计目标。在LG的设计流程中,除了前期的设计研究外,在设计发展的中后期,通常都有两次用户研究。这些研究有自己的方法,可以提高产品的市场成功率。LG设计部门近几年还通过“设计创新报告”的形式发展“提案商品”。这是由设计师针对2-3年后的市场需求,提供全新的可以改变现有商业领域的设计概念的一种以设计驱动的革新活动。实际上就是OCM的设计模式。现在,LG设计部门每年都向总部提供“提案商品”10-20件,被采用率不断提高。

    韩国科学与技术高级研究中心工业设计教授Chung Kyung-won博士认为,设计不仅是让产品更好看,它已经成为使技术人性化的媒介。通过这个媒介创造体验新的生活方式的新颖的产品和服务。

 

欧美——技术高度发达,生活趋向感性,设计向纵深推进

    我对欧美设计没有系统的考察,但从与欧美设计师的频繁接触中、在与飞利浦、伊莱克斯等企业的合作研究中,感到他们在技术的发达、生活的丰裕、设计的前瞻性、观念和方法的探讨等方面都走在前面。下面从一些片断加以说明。

    号称全球家电第一品牌的伊莱克斯虽然在中国市场屡遭挫折,但是公司对工业设计的重视是有目共睹的。伊莱克斯设计总监安德鲁在接受采访时曾说,中国当前的市场环境日新月异,这非常适合工业设计人员的成长和创新挑战。最好的设计在于能找到让消费者愿意支付费用的功能设计,提供增值服务以改变消费生活。因而我们觉得任何好的设计都来自于三方面,即充分调研以了解消费者的需求,树立强大的品牌号召力,以及市场细分以确定具体的目标客户。这三方面都不可或缺。任何一个创新设计都应当受到产权保护。不过我们相信,创造新的功能成果设计将是最早得到市场价值的,而模仿永远都会落后于市场一大步,从而不仅不会得到市场,也会逐步丧失自身的品牌和口碑。

    我所接触到的活动是所谓的“伊莱克斯全球设计实验室”活动。公司曾连续三年花费大量人力和财力举办这一活动,每年选择国际上著名的设计院校,为未来进行设计。这是一种有前瞻性的战略思考。通过这一活动,希望激发世界各地顶尖水平的设计专业的学生的创造能力,提出适合不同消费者和不同生活方式的未来产品概念设计方案。企业可以从中得到启发,从而在企业文化的原有基础上寻找突破口,寻找新的发展可能性。

2004年我带领部分教师和学生参与了“伊莱克斯全球设计实验室”活动。当年是设计2015年的洗衣机、洗碗机、冰箱、灶具。有九个国家的学生参与了设计活动,各地获奖作品再到美国纽约集中评奖,并举办盛大的新闻发布会。江南大学学生设计的“火锅派对”入选,澳大利亚学生的“无水洗碗机”获第一名。

    2005年第三届伊莱克斯设计实验室大赛的主题是为2020年的家庭日常生活设计最完美、最杰出的解决方案,内容涵盖烹饪、洗衣、冷藏、洗碗和地面护理等五个领域。大赛吸引了来自全球88个国家的3040名设计专业的学生参赛。12支团队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最后角逐。来自新加坡的学生团队为2020年的家庭设计的 “空气喷射洗衣”获得第一名。中国浙江大学学生团队设计的“阳光的气息”洗干一体机获二等奖。

    这说明,作为一个全球性的企业,对于设计所起的作用有着清醒的认识,并且善于运用设计蕴含的巨大创造力来“虚拟”未来世界的景象,作为企业制定战略计划的参照。设计竞赛不过是一个手段。这和我国有些企业想通过廉价的设计竞赛获取几个可以投放市场的现实方案相比,理念的差距该有多远啊。(具体情况将在《基于生活研究的创新设计》讲座中说明。)

    从飞利浦公司的设计思想可以看出欧美设计向人性化的转变。1991年,米兰工学院毕业的Stefano Marzano加入飞利浦公司,任飞利浦设计部首席执行官和首席创意总监。他一直坚信设计技术本身已经不能满足创造“相关的、有意义的解决方案来最好地满足人们的日常生活”的需要。他执行了一种基于研究基础的战略,更加以人为本,被称为“高设计”。这一程序被很好地贯穿于整个商业程序并吸收了其他设计相关技巧,如趋势分析学、心理学、社会学和文化人类学的智慧。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飞利浦设计更加致力于消费者研究等设计研究领域,在飞利浦的设计师看来,捕捉消费者内心的需要、发现生活中潜在的趋势是自己首要的工作。在飞利浦全球12个设计团队的400多位成员中,除了设计师外,还包括未来学家、心理学家、历史学家、人类学家等,这些员工擅长产生新鲜的主意并对已有的事物进行自由联想的演进。设计师观察人们的生活,不仅仅是看他们如何使用产品,还要研究他们的行为心理。

    飞利浦设计公司总部的设计研究和创新总监斯蒂芬·凯文(Steven Kyffin)的研究项目就涵盖了与设计有关的社会文化趋势、行为研究、文化背景、品牌设计、创新策略等领域,以及产品用户界面设计、平面设计等设计训练。他和亚太区域中心部长刘绍槐先生等曾多次在江南大学设计学院举办讲座,在工业设计专业高年级学生中进行课题训练。其中不乏对中国年轻人群体的调查、分析、行为研究、设计提案。

    作为世界上最负盛名的设计中心,飞利浦将其设计理念归结为6条原则:将人放在第一位;保护环境;深刻理解技术变化;尊重独立性与自主性;发展高层次的设计,设计不只是设计部的事情,而要发展为公司每个人的DNA;要有社会道德等。其中以人为本的交互式设计理念是核心所在。位于芝加哥市郊的卢舍伦综合儿童医院就是在飞利浦的这种理念主导下修建的。这家医院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儿童乐园:在CT扫描室,儿童们惊奇地发现这个灯光柔和的弧形房间更像童话的城堡,在墙壁上的屏幕里出现了刚才磁卡上的梦幻世界。  

    美国工业设计协会主席摩托罗拉设计总监Bruce Claxton先生在2004年无锡举行的中国工业设计周设计峰会上强调,我们正进入创新经济,我们正处在崭新的创新繁荣的浪尖。设计可以在领导创新时起到关键作用。我们已被培养成有概念的人。增加价值的概念来源于对消费者的可靠的理解,包括他们的行为和需求。直观的反向思维将带来突破。创新来自概念的集中和文化多元化。创新成为强有力的推进的一体化的力量。在创造价值、解决问题以及创造财富时,它把国家、企业和消费者联结起来。创新经济要求社会开放、民主、受教育程度高、国际化并且具有冒险精神。他指出摩托罗拉的设计是整合创新,整合是设计、社会科学和技术的组合,包含了人类学、心理学、人性因素、用户界面设计、平面设计、工业设计、工程和技术等。其中人类学以群为单位描述行为,心理学将体验分解成构成要素,设计将其重构输入到强制体验。并提出了一个集中与分散的设计创造过程的模型:发现—检查—巩固—形成概念—实现—培育,再转入新一轮循环。他说,我们讨论消费者今后需要怎样的体验。思想地图、未来观念和概念被用作讨论的基础。他自信地说,消费者相信摩托罗拉将成为未来的表现者,消费者很兴奋。

    外国设计界也非常关注中国的设计。我在近六年中协助无锡市政府推动工业设计活动、筹备中国工业设计周暨无锡国际工业设计博览会、创建无锡(国家)工业设计园的过程中,亲身感受到各国设计机构、设计师的热情和关心,他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意见和建议。其中最集中的是关于中国自己的设计道路问题。曾经担任三星创新产品设计中心总设计师的美国著名设计师高登·布鲁斯在给《产品》杂志的题词中指出:“从中国现阶段表现出的种种迹象来看,中国设计师已经丧失了自我。他们现在骑在中国这匹飞奔的马上,完全脱离控制,迷失了正确方向。中国设计师以欧洲和美国的设计为标准,并努力朝这个方向发展,……这让人感到悲哀。”他大声疾呼:“中国设计师必须停止这样的想法,并停止毫无意义的设计。中国必须转过头来看她自己,去看曾经出现过的伟大的发明者和设计师……为了中国以及世界的发展,请先清空你的大脑,打开你的思维并寻找问题,学会忘却和再学习,这将对控制中国这匹漂亮的马奔向未来非常有好处。”

    设计全球化需要多样性,让中国设计在学习世界设计经验的基础上探索自己的特点,为设计的全球化和多样性做出贡献吧!

©2003-2011 江苏省工业设计学会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1039322号 )
秘书处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孝陵卫200号南京理工大学 电话:025-84315186 E-MAIL:JSIDA@126.COM